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755755开奖记录 >

还有多少“小官巨贪”在潜伏

发布日期:2019-09-19 20:16   来源:未知   阅读:

  因打砸租户店面一事,陕西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陈志平夫妇及其拥有的财产被广为关注。15日,神木县政府网站发布《神木县纪委调查财税督查局领导“坐拥大面积商产”等问题》称,“针对反映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陈志平、神木镇干部程爱芳夫妇二人在神木县‘坐拥大面积商产、打砸门店’等问题,神木县纪委已组成调查组展开调查。”(《南方都市报》6月16日)

  “神木打砸租户副局长被爆身家上亿”,这样的标题很令人咋舌,但涉事官员的确是一名富豪官员——打砸租户店面事发地融信大厦为陈志平的物业。神木商产房价格约为每平米2万元,若按6000平米计算,陈志平拥有的这处物业价值保守估计在上亿元。而且他家拥有多套豪宅和名车,陈妻程爱芳身份为公务员,另外的工作单位是陕西佳泰恒润矿产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其名下有价值100万元的蓝色宝马730一辆,价值150万元的灰色奔驰GL450一辆。

  按照当地公务员工资标准,陈志平年收入约为7万元,即使再加上其妻的收入,怎么算,都难以有上亿身家。

  陈志平长期请假不在单位,平时主要在西安;程爱芳虽然是神木镇干部,但其有另外一工作单位——陈志平夫妇是都在外面兼职还是干什么?一对公务员夫妇,双双不好好上班,涉嫌经商、兼职甚至是办企业,这显然已严重违反有关规定。不久前,有报道称,对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的集中规范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显然,陈志平副局长夫妇是“漏网之鱼”!

  那么,还有多少小官巨贪在潜伏?近几年,不少身家不菲的官员因被网友举报而落马。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原委员、武装部部长、人大副主席林伟忠,去年被网友举报“拥房逾百套,身家保守估计过20亿”。其中一个细节令人瞠目结舌——早些年东莞更换旧版房产证时,林伟忠抱着一个硕大的矿泉水纸箱——里面全都是房产证,拿去换证,结果把房管所的人都惊呆了。今年1月东莞市纪委发布消息称,林伟忠经查存在贪污公款、以权谋私违规获取使用集体土地等问题,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

  李克强总理曾说过,“自古有所谓‘为官发财,应当两道’。既然担任了公职,为公众服务,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但各地红顶商人、富豪官员层出不穷,说明很多制度都形同虚设。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公务员经商、办企业、兼职,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名义颁布的规定就有40个左右,可依然未管住富豪官员。

  预防腐败的很多制度尚属“牛栏关猫”,使得权力贪腐肆无忌惮,一些官员虽然级别不高,或许还仅仅是科级干部,但因手握大权,贪腐的力度和危害甚至不逊于高级别官员。陕西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和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委员,仅仅是副科级,但他们照样身家不菲。有资料显示:自2001年以来的10年间,在媒体视野出现、涉案金额上千万元的贪污腐败案例中,科级和科级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其中有13个作案在2008年以后,6个涉案金额近亿元或上亿元。由此可见,小官巨贪正呈上升势头。

  早就有建议要将领导干部个人报告事项延伸到科级乃至副科级干部,当务之急是要在反腐的制度设计上扎紧“篱笆”,以扭转“牛栏关猫”之局面。

  因打砸租户店面一事,陕西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陈志平夫妇及其拥有的财产被广为关注。15日,神木县政府网站发布《神木县纪委调查财税督查局领导“坐拥大面积商产”等问题》称,“针对反映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陈志平、神木镇干部程爱芳夫妇二人在神木县‘坐拥大面积商产、打砸门店’等问题,神木县纪委已组成调查组展开调查。”(《南方都市报》6月16日)

  “神木打砸租户副局长被爆身家上亿”,这样的标题很令人咋舌,但涉事官员的确是一名富豪官员——打砸租户店面事发地融信大厦为陈志平的物业。神木商产房价格约为每平米2万元,若按6000平米计算,陈志平拥有的这处物业价值保守估计在上亿元。而且他家拥有多套豪宅和名车,陈妻程爱芳身份为公务员,另外的工作单位是陕西佳泰恒润矿产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其名下有价值100万元的蓝色宝马730一辆,价值150万元的灰色奔驰GL450一辆。

  按照当地公务员工资标准,陈志平年收入约为7万元,即使再加上其妻的收入,怎么算,都难以有上亿身家。

  陈志平长期请假不在单位,平时主要在西安;程爱芳虽然是神木镇干部,但其有另外一工作单位——陈志平夫妇是都在外面兼职还是干什么?一对公务员夫妇,双双不好好上班,涉嫌经商、兼职甚至是办企业,这显然已严重违反有关规定。不久前,有报道称,对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的集中规范清理工作已告一段落。显然,陈志平副局长夫妇是“漏网之鱼”!

  那么,还有多少小官巨贪在潜伏?近几年,不少身家不菲的官员因被网友举报而落马。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原委员、武装部部长、人大副主席林伟忠,去年被网友举报“拥房逾百套,身家保守估计过20亿”。其中一个细节令人瞠目结舌——早些年东莞更换旧版房产证时,林伟忠抱着一个硕大的矿泉水纸箱——里面全都是房产证,拿去换证,结果把房管所的人都惊呆了。今年1月东莞市纪委发布消息称,林伟忠经查存在贪污公款、以权谋私违规获取使用集体土地等问题,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

  李克强总理曾说过,“自古有所谓‘为官发财,应当两道’。既然担任了公职,为公众服务,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但各地红顶商人、富豪官员层出不穷,说明很多制度都形同虚设。据统计,改革开放以来,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公务员经商、办企业、兼职,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名义颁布的规定就有40个左右,可依然未管住富豪官员。

  预防腐败的很多制度尚属“牛栏关猫”,使得权力贪腐肆无忌惮,一些官员虽然级别不高,或许还仅仅是科级干部,但因手握大权,贪腐的力度和危害甚至不逊于高级别官员。陕西神木县财税监督检查局副局长和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委员,仅仅是副科级,但他们照样身家不菲。有资料显示:自2001年以来的10年间,在媒体视野出现、涉案金额上千万元的贪污腐败案例中,科级和科级以下官员至少有17个,其中有13个作案在2008年以后,6个涉案金额近亿元或上亿元。由此可见,小官巨贪正呈上升势头。

  早就有建议要将领导干部个人报告事项延伸到科级乃至副科级干部,当务之急是要在反腐的制度设计上扎紧“篱笆”,以扭转“牛栏关猫”之局面。

下一篇:没有了